当前位置:微站新闻网 >> 财经 >> 文章正文

监管抽查20家公司“吓跑”16家公司 玉柔科技终止IPO 他们的愧疚感是什么?

发布于:2021-02-26 被浏览:6044次

“年初以来严格监管节奏的信号越来越明显。”云台资本(Yuntai Capital)经济学家、创始合伙人傅立春在界面上对记者表示,按照监管部门对金融欺诈和穿信违规行为的零容忍态度,市场监管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可以避免之前“放开就乱,管理就死”的局面。

记者|郭晶晶

2月24日,深交所官网显示终止向恒伦医疗、华鹏仪器、鹰航、德宝股份等四家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同日,上交所还披露,将终止对柯蓝环保、德威华泰、国光信息等三家公司的科技创新板上市审核。这些企业被终止审核IPO的原因是“公司和保荐人自愿退出”。

截至目前,整个2月份,已有34家企业自愿撤回IPO申请,其中创业板申请人25家,科技创新板申请人9家。其中,2月份终止IPO审核的企业有16家,占1月31日证监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的进行现场检查的20家企业名单的80%。

制图:郭晶晶

制图:郭晶晶

百分之八十的被抽查企业主动退出

1月31日,证监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已组织完成20家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摸彩工作。这批2021年1月30日前受理的407家科技创新板和创业板企业参加了抽奖。

图片来源:中国证监会官网

根据现场检查规定,被检查对象在收到审核登记部门书面检查通知后十个工作日内撤回初始申请的,原则上不再对企业进行现场检查。但申请人撤回申请后十二个月内再次申请国内首次公开发行的,应当列为检查对象。

截至2021年2月25日,只有浙江国祥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华之杰电信有限公司、江苏杨瑞新材料有限公司等三家IPO申请公司仍在正常排队。

其中,已有16家申请人撤回材料并被监管部门终止,即科技创新板IPO公司7家,创业板IPO公司9家。早在2020年12月4日,九州风神因“更新财务信息”暂停IPO申请,至今未恢复。

作为回应,一家芯片R&D公司的董事长告诉界面记者,“就个人而言,这是一件好事,留下了真正的钱。在市场上和企业里都很好。”在他看来,如果经不起现场检查,就不应该去报名系统。否则,市场就会混乱。

据董事长介绍,在注册制下,有缺陷的企业也可以上市,主要是为了不打假。“现在监管主要是打击业绩和利润欺诈。在报告期初期有些不规范是可以容忍的,造假严重。”在他看来,“大部分撤料的人都有这种嫌疑”。

事实上,今年2月,深交所终止了对26家企业的IPO审核。其中,只有残星文化没有主动退出。接口记者了解到,2月2日,深交所指出,审核残星文化后发现不符合发行、上市和信息披露要求。

深交所指出,残星文化拆除红筹股结构后,股权结构设计复杂,认定实际控制人的理由不充分,披露不完整;同时,于2020年4月,基于截至2019年底的历史情况及对未来的预测,本公司根据商誉追溯评估报告,对收购孟想强音产生的商誉进行了追溯调整

p class="one-p">“年初以来的严监管节奏信号越来越明显。”经济学者、允泰资本创始合伙人付立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按照监管层对财务造假、信披违规等零容忍的态度来看,接下来市场监管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这可以避免之前“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状况。

在该人士看来,企业IPO的脚步不会放缓,“资本市场已经进入升级发展的新时代,政策鼓励企业通过IPO等直接融资的大趋势不会变”。

撤退企业频踩红线

这轮IPO“主动撤退”企业中,不乏柔宇科技、云知声等明星公司。

被认为是“科创板AI语音第一股”的云知声曾被科大讯飞(002230.SZ)质疑数据造假。云知声2020年11月3日披露的招股书称,“在智慧医疗领域,公司语音病历录入系统优势地位显著,市场占有率高达70%;病历质控系统逐步发力,目前市场占有率约30%。”

这随后遭到A股语音龙头上市公司科大讯飞(002230.SZ)“在线打假”。2020年12月13日,科大讯飞连回两条投资者问答称,云知声称其“目前在家电智能语音模组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已达到70%”的表述完全不符合事实。该公司进一步指出,无论从出货量还是收入规模来说,目前云知声在家电语音应用领域的份额都不到科大讯飞的十分之一;语音电子病历系统是讯飞医疗业务应用的重要场景之一,云知声表述严重失实。

图片来源:深交所互动易平台,科大讯飞问答页面截图

从公开信息来看,对于科大讯飞的“指责”,云知声目前未有回应。2021年2月19日,云知声主动撤回科创板IPO申请。

另一家科创板IPO撤单企业柔宇科技则受累于“三类股东”。三类股东指资产管理计划、契约型基金和信托计划。因折叠屏柔性技术而闻名,并获得深创投、保利资本、IDG资本等资本青睐。柔宇科技本次IPO拟募集资金144.39亿元。赶在2020年12月31日递交了科创板IPO招股书,到2021年2月10日撤回申请不过两个多月时间。

对于撤回IPO申请,柔宇科技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基于公司股东结构存在直接层面的‘三类股东’等适格性的情况尚待进一步论证,我们考虑到公司发展战略,经研究后决定,暂缓本次科创板上市申请。本次暂缓科创板上市申请不会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构成重大影响。”

界面新闻记者从柔宇科技招股说明书获悉,此次发行前,柔宇科技总股本3.6亿股,共有41名股东,其中,中信资本—铂睿壹号、招商资管—浦深1号资管计划分别持有柔宇科技2177.68万股、457.78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6.05%、1.27%。

图片来源:柔宇科技招股书

IPO之路更坎坷的是木瓜移动。该公司5年来4次更换上市路径,把新三板、美股、科创板、创业板跑了个遍。2016年挂牌新三板时,木瓜移动称其主营是“移动数字营销和移动游戏的营销运营”;2019年冲刺科创板时,木瓜移动称其定位是“依托大数据技术的海外营销服务商”;在向创业板递交的最新招股书中,木瓜移动又称其主营是“为中国企业提供互联网海外营销服务,向海外用户推广品牌和推介产品。”如今,木瓜移动IPO再次止步于创业板。

现场检查企业名单中,九州风神虽未撤回IPO申请。但该公司已经中止IPO申请近三个月、至今未恢复审核。界面新闻记者发现,该公司或许也难逃“突击入股”嫌疑。九州风神在IPO前先后两次对董事、董秘低价发行股票进行增资。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7月,公司向董事黄从利发行新股250万股,股票发行价格为2.94元/股。2020年1月,九州风神对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刘赫丽增发64.5万股,股票发行价格为2.94元/股;完成股票发行后,刘赫丽的持股比例由0升至1.03%。

董秘于2020年1月参投九州风神并无问题,距离九州风神于2020年9月递交招股书的时间已过半年,这符合IPO旧规。但依照新规,突击入股的期限改为了12个月;照此来看,董秘刚过半年的这次入股动作,就有“突击入股”的嫌疑。

此外,与其他定增价格相比,2.94元/股的价格太低了。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2019年11月、2020年5月,九州风神这两次定增时的股票发行价均为14.1元/股。对此,九州风神给出解释是:对董秘和董事低价发行股票是由于要进行股权激励。